远处的大树下隐约传来两个人的交谈声


admin| 更新时间:2020-06-04 23:41|点击数:未知
这几天李东每天都向李郃汇报艳儿在厨房干活的情况,李郃也曾去看过她几次。虽然仍旧是做不好,经常被管婆和其他人骂,但是却可以看得出,她确实努力在做,只是以前娇生惯养惯了,一时做不来而已。“那些砍柴、挑水之类的粗重活不用让她干了,先教会她煮饭做菜。”李郃如是对李东吩咐道。李东应声而去,李郃又叫住他:“也不要让她在厨房里呆太久了,要是把她熏黑了,我拿你试问。”李东心中叫苦,面上还是点头应是。有了李郃的这几句交代,艳儿的日子立刻变得好过了许多。这些天下来,原本在她看来难以下咽的粗茶淡饭,现在也能吃得有滋有味了。就是内力被禁,每天做了那么多活计后,到了晚上躺在那硬木板的床上,总是觉得腰酸背疼难受得紧。夜里无人时,她也曾怀念过在家中锦衣玉食的幸福日子,怀念着被人宠被人惯的生活。但想着想着,想到了父亲欧阳天和叔叔欧阳博为了所谓的家族前途而将自己送给别人当侍女,她就心中愤怨。这天早晨,李郃醒来后忽然发现身旁空荡荡的,原本应该与自己大被同眠的芊芊竟然不知踪影。本以为她可能是去解手了,但是等了一会,却仍不见回来,不禁心下奇怪,爬起来自己穿上了衣服,推门出去。这时天还没亮,四周仍然是一片灰蒙蒙的,连李东、李西和其他府里的下人都还在酣睡,四周一片寂静,只能不时听到某间屋子传出的梦呓呼噜声和草丛中的虫鸣声。李郃更奇怪了,这么一大早的,天还没亮,芊芊能跑哪里去呢?还去了那么久?越想心越慌,越想越担心,经过了这段时日的相处,他已经越发地离不开这个小侍女了。就连晚上睡觉都要抱着她才睡得好,这不,她一起来,他就醒了。芊芊难道跑了?李郃心中忐忑地想着。不可能呀,芊芊没理由跑的。自己对她可是好得不得了的呀,说是侍女,可其实除了一些小事外,什么活都没舍得让她干,还费心费力请老师来教她琴棋书画,买衣裳首饰来打扮她,比起普通人家的大小姐,她过得可要舒服多了。而且芊芊对自己也非常好啊,从那幅画就可以看出来,自己在她心中,是很有一定地位的。李郃是越想越不对,越想越奇怪。一会想是不是芊芊梦游了?一会想不会是师傅麦东宽垂涎芊芊这个月女把她劫了去吧?可他劫去也没用啊?一会又想难道是芊芊跟自己恶作剧玩捉迷藏?可是也不对啊,以芊芊娴静的性格,不可能这么恶搞自己的。他甚至想,该不会是母亲派人把芊芊偷了去吧?!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李郃走出了自己的院子,在府里逛了大半圈,竟是到了下人们住的地方。忽然,远处的大树下隐约传来两个人的交谈声。李郃微微皱眉,谁这么早爬起来谈话?莫非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想着,便轻手轻脚地从旁边摸了过去。悄悄走到离大树不远处,李郃隐约看到树下有两个人影,看那身形,一个是女子,一个是小孩。心中一动,莫非是芊芊?!李郃小心翼翼地从树的另一侧靠了过去,因为天黑,两人又在交谈, 澳门线上赌城游戏官网所以没注意到他,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让他成功地靠在了树旁。李郃侧耳倾听,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平台官网两人的对话变得清晰起来, 澳门线上赌博游戏其中一个,果然就是芊芊。“艳儿姐姐,点心好吃吗?”芊芊的声音清甜无比,乍听到这轻柔得如小溪流水般的熟悉声音后,李郃一颗悬着的心总算安安稳稳地放了下来。另一个,竟是艳儿:“嗯,好吃,谢谢你了芊芊。这么早给我送点心来。”“你要是喜欢,我明天再给你送来。”李郃没有想到,芊芊一大早爬起来,竟然是为了拿点心来给艳儿吃。这小妮子,看不出来,还这么有同情心啊。艳儿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你……你跟着他多久了?”“二十四天。”“什么?那……那岂不是与我在府中的时间差不多?”“嗯,我来府上的第二天,就见到艳儿姐姐了。”“你怎么会跟在……那个人身边的?他用什么方法强逼你?”李郃气结,怎么这艳儿居然和母亲一样,以为自己是用什么办法强拐来的芊芊。还说自己是“那个人”?一个“主子”这么难叫出口吗?芊芊道:“没有,主子没有逼芊芊。芊芊本来落难到了这里,又渴又饿,是主子带芊芊回来的。主子对芊芊很好的。”“很好?他……他都和你那个了,还很好?你才这么小的年纪,这……”那个?哪个?莫非艳儿的意思是那个?……李郃靠着树眨着眼睛想道,我倒是真想那个,可他奶奶的我现在还不能那个,你这小丫头,背后说主子坏话,我早晚把你给那个……芊芊的声音有些疑惑:“那个?”“就是……唉,反正你们都睡一张床上了!不那个,也算那个了!”芊芊的声音愈加疑惑了:“艳儿姐姐,那个到底是哪个啊?主子说抱着芊芊睡得舒服,芊芊刚开始有些不习惯,真人百家乐赌博游戏网站现在也觉得睡在主子的怀里最踏实。以前芊芊会做恶梦,可是自从主子抱着芊芊睡后,就再没做过了。每天晚上都睡得很好,就算做梦,也都是梦到跟主子在一起……”“他除了抱你,就没做……做其他别的什么?”芊芊的声音有些羞涩:“主子有时候会亲芊芊,主子还说芊芊的背很滑,喜欢把脸贴在芊芊的背上。”呃……完了,这下在艳儿的心里,我这主子是肯定和色狼划上等号了。李郃听得汗颜,不过随即想道,反正艳儿也是我的侍女,早晚是我的人,就算知道我是色狼又如何?嘿嘿。果然,艳儿道:“那就对了,就算没那个,也算那个了。可能现在他还不能那个,等他能那个的时候,一定会把你那个的,你一定要早点离开他!”这丫头,居然敢唆使我的好芊芊,看我以后这么惩罚你。李郃在后面咬牙切齿地想到。“为什么呢?主子对芊芊很好啊,芊芊也很喜欢主子,而且……而且以前娘说过,只有芊芊的男人才可以亲芊芊。主子是第一个亲芊芊的男人,所以芊芊也是主子的女人,这辈子只能跟着主子,永远不离不弃。”李郃在树后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心里直念叨着“宝贝芊芊,芊芊宝贝,果然没白疼你,果然没白疼你……”艳儿却是道:“你这是什么想法,当时一定是他强迫着亲你的,不是你自愿的,怎么能算数呢!”芊芊道:“当时芊芊的脸上好脏的,主子突然就亲了芊芊一下,芊芊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但是现在主子要亲芊芊的话,芊芊却是自愿的。”“你、你怎么能这么想呢……”“芊芊现在的一切都是主子给的,连名字也是,如果没有主子,芊芊可能已经死在街头了,芊芊是主子的芊芊。和主子在一起,芊芊觉得很安心。”“他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药,让你对她这么死心塌地的。你还小啊,不要被他给迷了。”李郃脸色铁青,好你个艳儿啊,本公子在你心中有那么坏吗?把你卖了的可是你老爹和老叔啊……“艳儿姐姐,我知道你对主子有意见。其实主子是个很好的人,你只要多顺着他的心,多顺着他的意,他就会对你很好很好的。主子对人好的时候,真的是非常非常地好。所以你不要拂逆主子的意思,不要故意和他作对,不然主子生气起来的时候,也是很凶很凶的,比大飞还凶。”比大飞还凶?这是什么比喻?李郃摇头苦笑。“明明是个小屁孩,却总是装得很深沉的样子,还喜怒无常,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艳儿嘀咕道。“主子可不是普通的小孩哦,主子很厉害的。”“对,不是普通的小孩,他比普通小孩要坏多了,还色多了。普通小孩他这个年纪,哪能跟他比坏比色呀。”芊芊轻笑了起来:“不能在背后说主子坏话的,主子要是知道了,会不高兴的。”“你对他可真好。”“主子对芊芊更好。”“唉……不知什么时候也能有人对我这么好,哼,本以为娘亲去世后,这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就是爹爹和两个叔叔了。可没想到……唉,也好,也得谢谢他,让我有机会看透了爹爹和叔叔的真正嘴脸。”“其实你只要乖些,顺着主子的意些,主子就会对你很好很好的。”两个人似乎在相互说服,不过看来十六岁的艳儿有点要被七岁的芊芊说服的趋向。“其实……其实我也早想向他低头了,听你这么说来,他其实也不算多坏。说来也是,一个九岁的男孩,又能坏到哪去,不就是有些调皮罢了。给他做侍女,想来比在厨房里干活要好过多了。”调皮?有没有搞错,老子前后两世加起来可都快有三十年的阅历了!李郃愤愤地想着。“我明天帮你跟主子说说吧,然后你在他面前求求他,主子的心肠其实很软的,你求他两下,他就会心疼你了。”呃……居然编排你主子,你个小芊芊……不过还是疼你。李郃舔了舔嘴唇,抬头看看天色,差不多快天亮了。“不过说起来,在厨房里,我也学到不少东西呢。现在我不仅会做饭,会做粥,还会炒黄瓜、鸡蛋、萝卜、白菜了。”“是吗?艳儿姐姐真厉害,芊芊还只会做花生粥呢。以后芊芊也要学做菜,主子一定会很高兴的。”芊芊有些兴奋地道。嘿,芊芊做的花生粥可是好吃得很呢!李郃想着,肚子有点饿了。嗯,今天早饭就让芊芊做花生粥来喝。李郃见两女开始互相道别了,也赶紧趁她们不注意,偷偷返回了院子,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脱掉衣服,躺到床上装睡。

,,BB视讯游戏投注平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真人百家乐赌博游戏网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